PROJECT_365_048_17FEB2013

PROJECT_365_048_17FEB2013

 

2013_48.jpg

原定的飯局取消了,雖樂得清閒,但在這悠悠年假把自己封在家裡好像有幾分愧對這難得的假期,於是在家按捺不住寂寞的我便約了友人到茨廠街碰面、喝茶、吃晚餐,藉著晚飯好好話話家常。待飯飽酒足後離開茨廠街時突然發現,這百年老街被幾輛大卡車擋著,而後方全傳來陣陣鼓聲,原來市政府乘著新年期間,在這裡擺起了新春團拜,原本車流不歇的大馬路在頃刻間變成了長長的舞台,甚有一番風味。

其實,在這南國每次到了節慶的時候,不管是那個族群的節日,當家的政府都會藉此舉辦盛大的慶典活動以體現全民一家親、與民同樂的畫面。

而年年的慶典活動往往都會成了旅遊的重頭戲,吸引各界的目光,撇開為籌辦這些活動而大肆封街不說,在大街上設立舞台、準備千萬分的福袋、特別派發的禮品如扇子以及各種各樣目不暇而的節目表演等等,都是大家津津樂道的話題。為了讓這些年年都舉辦的慶典變得比往年更加出色,因此什麼吉隆坡最長的街頭表演、最長的撈生、最多人參與的慶典、最多燈籠的盛會、最長煙火的盛會、最多天數的慶典等等的劇頭都會不停的上演,如走馬燈教人難忘。

每每看見這樣的大型的活動,海外或來自城外的親戚朋友往往都會驚嘆:“哇!好厲害哦!”。實說看見這些大型的活動我亦會驚嘆主辦當局的能力,因為作為一介草民的我往往都很佩服幕後帶動的人,帶動其下的人員一同把這樣的事情給呈現出來,但驚嘆的背後我卻會問一個為題:“有必要那麼鋪張嗎?”

面對這個問題,我往往都會想封了一條長長的街、撈了長長的撈生真的就能夠盡興嗎?

鑼鼓喧天、嬉鬧喧嘩撈了一桌子長長的撈生,創下最長的撈生記錄,但有多少的食物是下肚的,又有多少是直接倒入垃圾桶的?試想想,天底下有多少無家可歸的人挨著餓看你把食物打包裝入垃圾桶裡的嗎?這不但是我國最長的撈生,也是同一時間丟棄的最多的撈生。

而封了一條長長的街作為表演的舞台,想吸引大約10萬人前來參與慶典,但狹窄的道路除了容下一整路的表演者與旁觀的民眾,旁人或店家還有行走的餘地嗎?原本擁有的道路已經夠狹窄了,路旁的行人道也不寬還要和在一旁擺檔口的小販爭地盤,哎呦我的官老爺呀,您不可能要我站在人群裡動也不動兩個小時看你我們有興趣的節目吧?

其他隨手派發的禮物、紙袋、宣傳單、紙巾、食物、瓶裝水、飯盒等等的禮品,在活動結束後被民眾丟得一地都是,到底是苦了清道夫、路人、店家、還是默不出聲的地球?

我其實不反對一個政黨或政要藉慶典為名,舉辦大型的慶祝活動。因為作為一個以旅遊作為主要收入之一的國家來說這是必要的,因為這些慶典是一個大大的鏡子,讓海外的朋友了解我國各民族的文化精粹,還能一同一樂。對國內或一邦的子民來說,這是讓彼此互動有更好了解的時候,好教大家能夠部分彼此的聚在一起,同歡共慶。

然而,大事鋪張的慶典開始華麗、鮮豔,但往往
都會帶來了一些不必要的浪費或不便。面對‘撈了即丟’的撈生,我想浪費的不只是那些仍可吃下的食物,更有納稅人年年呈交的稅金,就算話的不是納稅人的錢,但卻也透露了當局花錢不眨眼的態度。大肆鋪張、義無返顧的浪費彷彿成了我們舉辦大型活動的指標,只要你願意浪費願意丟,你彷彿就擁有舉辦大型活動的資格了,若世道當是如此,我……呸!

雖然街道被封的不像話、人被擠得不像話、身體被摸的不像話、汗流的不像話、腳被踩的不像話、我還是要說,Project 365 不能不拍!

[PROJECT 365],與你投射燈的美。期許你擁有輕鬆的明天,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