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挺身而出嗎?

你會挺身而出嗎?

 

DSC_7360-2.jpg

‘挺身而出’這四個字,我相信早在小學的時候便已有耳聞。這四個字單是片面便讓人覺得充滿正義感。如此向陽的字出現在困難的時候,彷彿能讓人家充滿能量,並擁有力量走向並跨過飄著風雨的前方。

‘挺身而出’這四個字筆劃並不難,相信小學一年級的學生都會寫。然而,做到的人卻又有多少呢?

美國ABC電視台真人秀節目 ‘What Would You Do?’(你會怎麼做?)就曾做過這麼一段的實驗。在美國德州一家很受當地人歡迎的早餐店,該餐廳除了提供簡單但美味的家常菜之外其親切服的務態度讓德州的居民很是喜歡。這天餐廳裡來了一家與眾不同的家庭,說道家庭二字浮現在你腦海裡裡的或許是一對夫妻帶著活潑可愛的孩子前來用餐,席間一家子嘻嘻鬧鬧的玩在一塊,然而這‘家庭’卻有些不同……

原來,這家庭的孩子無異於一般家庭孩子的活潑可愛,然而他們的雙親確實一對女性。另一句話就是一個同性戀家庭。轉個角度到服務員的身上,值班的女服務員幾乎對眼前這特殊的家庭不是很味道但她依然履行自己的工作,她趨前服務與這與眾不同的家與他們說話,話鋒一轉女服務員冷不防拋出了問題:“噢!你們是Gay而且還有孩子?”,孩子的家長點點頭。服務員又問:“你們不會覺得尷尬嗎?大家都在看著你們呢!”“你不覺得孩子們很可憐嗎?你們不覺得他們應該要有個爸爸嗎?”“孩子們,你們不覺得自己的家庭很有問題嗎?”

女服務員的問題咄咄逼人,被女服務員‘伺候’問的家庭一開始還能對女服務員的態度應付自如,但最後也來到強弩之末只能默默的看著氣勢凌人的女服務員。尷尬的氛圍加上高調叼喝客人的女服務員自然引來了餐廳內其他客人的目光,氣氛很尷尬也很僵硬……

如果!你也在其中,你會為這受難得家庭挺身而出嗎?

讀了上篇,如果你認為我是為了為同性戀的朋友發聲的話那你就誤會了,我只是借用這真實發生的事來和你談談挺身而出的看法……

那麼回到問題,看見別人受難,你會挺身而出嗎?就算默默的把那氣勢凌人的女服務員拉開或為那家庭解圍?

DSC_7580.JPG

1125 是馬來西亞民主史上另一個特別的數字,這天數以萬計的大馬民眾齊齊走向街頭向政府表達不要稀土、不要萊納斯的心聲。這天綿延數公里的人群穿著同樣顏色的衣服(青衣)穿過數條平日繁忙的街道來到北市政局封鎖的獨立廣場。早在13天前,發起人黃德帶著只有數十人的隊伍,從位居東海岸的關丹徒步大約300多公里走過數十個大小不一的鄉鎮、翻過橫跨半島中部的山脈前往吉隆坡獨立廣場,原本只有數十人的隊伍在途中不斷有人半途加入,造就最後聲勢浩大的萬人隊伍,告訴政府“不要稀土!”的心意。

1125和平結束,沒有垂淚彈、沒有水柱驅趕、沒有警察的騷擾、沒有政治人物的站台。雖然有後續的白色恐怖,但大體上還是很和平。母親在1126(第二天)通過電聊得知我參加了1125,電話中、她並沒有反對只是興致勃勃聽我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然而, 幾天前母親卻突然和我說:“以後這種的聚會別再參加了(因為‘反政府’?)。那個老師說政府會派人把你們全部捉起來……”

我不知到她這這句話究竟是出於愛我還是愛政府,但這話卻讓我黯然了一下,但卻讓我細細的想到挺身而出這句話。

自從外國媒體報導大馬稀土廠續而讓整件事曝光在大馬人民的面前,各種大小的反對浪潮從來都不曾間斷過。事情的開始,或有許多人會認為這是關丹人的事不管我的事,但了解事情的真相後許多大馬的民眾開始意識到這不是關丹人的事,而是我們共有的事。(為何應該是‘我們共有的事’我相信已不是第一天的事了,以往各大報章、部落格或社交網站皆有分享。這里便不多敘述。)

從前的我或許會義無反顧的把這些事情當成‘人家的事’畢竟這是發生在他人土地的事情,甚至認為走上街頭是只有暴民才會做的事情。但自428後,我開始意識到若我們持續的把原本應該共有的事貶成他人的事,只會讓原本邁向腐敗的政府繼續糟蹋原本支持他的人民。當大家都使用了各種管道後,高高在上的官老爺仍然罔顧民意後,我想就只有大剌剌的在街頭挺身而出讓他們不只是聽見而是看見人民的心聲。唯有大家挺身而出才能伸張那原本就該奉行的正義與公道、唯有挺身而出在能讓那些高高在上的的官老爺知道人民才是無冕之王,也唯有人民自己挺身而出在能真正的保護需要保護的人還有自己的未來、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將來和自己下一代……

DSC_7845.JPG

回到之前分享的那則故事……

就在尷尬的氣氛漸漸蔓延了整間餐廳時,這時一位黑衣男緩緩站了起來冷靜的告訴那位女服務員:“你怎麼可以那麼無理?”,便輕輕的請哪位女服務員到旁邊並和她解釋她的不得體的地方,為這面臨困難的家庭解圍。後來這位女服務員又再次找這特殊家庭的麻煩的後,這名黑衣男再次的挺身而出請這位‘麻煩’的女服務員離開。後來節目製作團隊現身告訴這位勇敢的黑衣男這些‘特殊的家庭’和‘麻煩的女服務員’都是試探他們的演員……

同樣的劇情發生在其他的食客的身上,雖然有人非常認同‘麻煩的女服務員’但依然有為數不少的食客公然挺身而出為這‘特殊的家庭’解圍,甚至有位男士寫了一封溫暖滿滿的信來安慰受難的‘家庭’。

節目後來表示曾在一年前來到在作風自由和開放的紐約做了同樣的實驗,當時餐廳裡大約有100多位食客,但卻不到10個人為受難的一方袒護,大部分的人選擇了沉默或表示“我只管好自己的事”、“我來的目的只是吃東西”。然而在民風較為保守的德州餐廳大約有52名食客,卻多達25人挺身而出袒護受難的一群……

其中一位受訪者說了一句我很認同的話:“我覺得沉默是現代人的通病,當人們遇到不公不義的事卻不敢出聲,那是最壞的示範……”。若我們持續在不公不義的事前選擇沉默,只會早就壞的事往更壞的地方發展下去,唯有挺身而出在能制止壞事往更壞的方向發展。

吉隆坡是個大城市,這人來人往的熙攘都城往往都會給人一種冷漠的感覺。幸好1125那天,大家都放下陌生、放下冷漠走了出來。

言末,感謝黃德。125許許多多走出來的人……

祈禱,淨土永存!

DSC_8230.JPG

 

參考短片:

同志父母在餐廳被歧視